伪满省长王瑞华轶事

  王瑞华(1891——1960)字颦尘,兴城人,曾在东北讲武堂当教育长。校长是张学良,而张学良只能在开学和结业典礼才能来校,讲武堂一切事务皆由王瑞华一人负全责。因他学识渊博,并有军事才能,觉得张学良器重。东北军不少军官皆以老师称之。如有年王瑞华母故发丧,兴城驻军某旅长刘翼飞前来吊孝。知宾人以为刘旅长是个大官不必跪吊,就说“免吊”。这时,孝家王瑞华哥四个谁也不出来还礼。这下把个旅长弄得很尴尬。知宾人一看不好,赶紧又向刘旅长说:“如果吊孝人与孝家关系密切,可以跪吊。”刘翼飞一听便说:“这是老师之母,我岂有不跪之理呢?”说着双膝跪下磕头致哀,这时王瑞华哥四个才还礼,随后立即把这个知宾人逐出。


【恃才傲慢】
  第一次直奉战奉军失败后,为励精图治,重整军威,以利再战,张大帅在奉天搞个军事大演习。其总指挥一角,由张学良推荐王瑞华担此重任。那次演习阵容隆重,东北军将领都来参加,演习开始,张大帅亲自检阅。见所有军事布阵,严肃认真,势如真实作战,大帅极为满意,面对王瑞华竖起大拇指说:“颦尘你这两下子真行。”王瑞华说:“这不是演习吗,若是真的,这个角就轮不到我了。”张大帅一听很扫兴。因王瑞华是张学良的亲信,也没发作。所以张大帅在世时,始终对他没有重用。以后张学良掌权时,才委任王瑞华为哈尔滨特警处处长(警备司令)。

【当面挖苦汤玉麟】
  王瑞华当团长时,汤玉麟也是个团长,即一团、二团之分。汤玉麟人称汤二虎,土匪出身,是张大帅的铁哥们。汤玉麟有个小儿子,七八岁,给王瑞华叫叔叔。有一天王瑞华在操场上演操,这个孩子在操场上跟军人闹着玩。王瑞华上去对孩子一脚,踢得直打滚,连哭带叫跑回家去。汤玉麟的小太太护犊子,就来操场质问王瑞华:“为什么踢我孩子?”王瑞华说:“你养的这个王八犊子在操场上抠人屁股,你还怨我踢他?”弄得汤太太很难堪。对此,汤玉麟也无可奈何。以后汤玉麟和王瑞华都升少将旅长,汤玉麟由中将军长升任热河省都统,临走向王瑞华辞行说:“老三啊,我不如你有文才;又没啥能耐,大帅还叫我上热河。”王瑞华说:“你有会来事的能耐就行呗。”他这一句话,把个汤玉麟弄得很没趣。

【在哈尔滨武装抗日】
  王瑞华到哈尔滨任特警处处长不到二年,就发生了九一八事变。日本侵占沈阳,不久进攻哈尔滨。王瑞华组织特警处三千多人起来进行武装抗日,在江桥和日军开始交火,由于敌众我寡而失败。这时哈市全被日寇包围,王瑞华没有逃出,即投“极乐寺”剃发为僧。当日寇已知他当和尚,就请他出任大官。但王瑞华严词拒绝,宁可杀头,也不做官。日寇看劝降无效,最后了两个日本和尚,明为保护,实是监视。这俩小鬼子跟王瑞华形影不离,使他非常讨厌。日寇又叫人百般劝说,但王瑞华说:“要我出山,不论啥官得说了算,否则宁死也不去。”日寇全部答应。此后任命他为盖平县长,不到二年打跑两个指导官(即副县长),此后王瑞华升任锦州省民生厅厅长。

【怒打副厅长】
  王瑞华到锦州任民生厅厅长,工作比较清闲,时常去庙里会和尚。因他爱好佛事,跟锦州省佛教会会长文如法师很相契。有一天王瑞华又去庙里找文如闲聊。一看文如愁眉苦脸,唉声叹气,他奇怪地问道:“你是佛门弟子,怎么还悲观失望呢?”文如说:“你不是明知故问吗?”又说:“你叫我们出家人当劳工吗?”王瑞华说:“谁当你说的?”文如随手拿出民生厅的文件,王瑞华一看果真是他的盖印文件。这下他可火了,翌日上班正在厅里开会,就质问那位日本副厅长和尚去劳工的事。副厅长说:“和尚也是满洲人,也应去劳工。”王瑞华说:“这事我怎么不知道呢?”日本人说:“我是副厅长知道就行吧?”王瑞华说:“那为什么还用我王瑞华的名义下文件呢?”见那日本人强辞夺理,王瑞华操起手杖照他脑袋打去,打得他抱头嗷嗷往外跑,并喊:“了不得了!”此后这个日本人跑到伪满新京总务厅上告,结果被总务厅长官武部六藏批评一顿,反把他调到别处。

【锦州人没吃上橡子面】
  王瑞华当上锦州省长以后,更是无私无畏。省里一些大小鬼子对他都有些发怵,不论大小事不敢擅权弄事。有一天伪国务院开大会,各省省长都参加。当总务长官武部六藏讲话时,别人都静耳倾听,唯有王瑞华趴在桌上睡觉,最后还打呼噜。日本大官一听,是谁如此大胆放肆?叫下边查看。原来是锦州省长王瑞华。问他为什么睡觉,王瑞华说:“你们讲的日本话我听不懂,就得睡觉。”武部一听是王瑞华,也就无可奈何。他讲一句,就翻译一句,从此开会照此执行。
由于王瑞华不听邪,所以大小鬼子有啥大事都得请示他。伪满康德十年时,配给粮本来不够吃,还要减量,计划掺些橡子面,为此省次长就向王瑞华请示。王瑞华当时没有表态,翌日召开大会。日满官吏都来参加,最后来个大会餐,饭里掺些橡子面。日本人一吃,又苦又涩,难于下咽,“瓦喇瓦喇”直叫“阿不耐已”(吃这危险)。王瑞华说:“你们日本人都不能吃,怕吃死了,怎么叫老百姓吃呢?”从此锦州人没吃到橡子面,非常感激王瑞华。

【给经济犯说清,差点没被拘留】
  因为出家当过和尚,王瑞华上班穿协和服,脖子上也挂串念珠。省次长曾劝他最好别戴,但王瑞华手拍脑袋说:“这个的不要,念珠也不能扔。”下班上街照旧穿大领和尚衣服,光个脑袋,戴个念珠,一般谁也不认识他,以为是个大秃和尚。有一天早晨闲游时看到警察派出所门前围了很多人,他也凑到跟前看看。原来是个老农民,因偷卖二升高粱米给小孩治病,被警察官发现。这是属于经济犯,不但没收,而且罚他跪。王瑞华就上前向这位警察官说情:“你饶了他吧,你看他多可怜哪!”警察看他是个老和尚,就气愤地说:“你少管这事。”王瑞华又说:“放了他吧。”警察更来气了:“你这个老秃驴不要脸,你再管,我把你拘留起来。”说着把他推到屋里。王瑞华一看不好:“借用一下电话。”直接打到警务厅头头那里,把情况一说。警务厅一听是省长,马上坐车来迎接,并向省长道歉。这下可把这个警官吓得叩头求饶。厅长请省长处分。王瑞华说:“你是老百姓的儿子,今后你别再欺侮老百姓就行了。”从此锦州市场偷卖一点粮食,也没人过问了。

【省长经常视察】
  王瑞华当上省长以后,经常到各县视察。有年秋后来兴城,一下火车就直奔粮谷交易市场(是伪满收出荷粮的场所)。看到农民送出荷粮的很多,有个验质和过秤的。他就问:“你是干啥的?”小职员说:“我是验格。”又问:“你爹是干啥的?”他答:“农民。”又问:“你爷呢?”“农民。”王瑞华说:“今天送荷粮的都是你爹你爷,你得好好答对他们。”这个小职员连连称是。最后问他:“你们社长叫啥名啊?”他答叫中田(日本人),王说:“不对,叫郑向荣。”(伪满兴农合作社社长由县长兼任,省社社长由省长兼任)。王瑞华问:“你们省社社长是谁呀?”他答:“是中田。”王瑞华气极了:“你就知道中田,你们省社社长是王瑞华,就是我!”(中田是兴城县兴农合作社的理事长,是个工作人员)。如此把这个小职员弄的蒙头转向,从那以后不敢压等压价,刁难农民了。王瑞华从那又到国立高等学校视察。这时学校召集学生集合,体育教员某某头戴协和帽,身着协和服,也挺神气,教操口令全是日语。完毕后王瑞华用眼斜视,对这个教员说:“看你个不高,你戴的帽子可不小。”把这个教员弄得很尴尬,大家谁也不知道这是啥意思。

【气恨大哥;二哥和弟弟】
  王瑞华家在兴城的城里,家中兄弟四人,他是老三。他大哥王佩臣是兴城大绅士,人称大大人。他二哥当过县长,现在赋闲。他四弟曾在兴城警务科当警佐。哥仨都吸大烟。他大哥不但吸还贩卖大烟,还设赌抽头。有天王瑞华来兴城视察,顺便到家看看。他刚到屋,看到好几个大烟鬼来买大烟炮,他气得向自己同学的夏老师说:“今后我回家也有营生干了。”夏老师说:“你还干啥营生?”王瑞华说:“我回家开窑子。”这是对他大哥、二哥和弟弟的气愤。

【日本垮台,百姓求情免杀】
  九三胜利了,小鬼子垮台。锦州治安很乱,经王瑞华出面维持很好,锦州人对他都很尊重。当我八路军解放锦州时,就把王瑞华逮捕了。当时的辽西专员张士毅说:“王瑞华是铁杆大汉奸。”就想枪毙。但经调查,锦州人民群众异口同声,说王瑞华虽是汉奸,但没做过坏事,没有罪恶。最后张士毅他们撤退锦州时,把王瑞华释放了。当时有人说:“共产党刀快,不杀无罪之人。”后来,王瑞华在街道干点事,因为贫困,经常拾柴糊口,政府曾经对他给予救济。王瑞华于1960年因病去世,终年六十九岁。锦州现在一些老人,一谈起王瑞华还是津津乐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转载于《忆琐杂谭》作者:赵序初

  赵序初,又名启元,1918年8月生,离休干部,幼承家学,酷爱书法。80多年来,笔耕不辍,形成了自己的书法风格。现为中国老年书画研究会会员,辽宁省书法家协会会员,辽宁省历史学会会员,葫芦岛市历史学会理事,葫芦岛市老年书画研究会副会长,兴城市书法家协会顾问。

  赵序初老人93岁耄耋高龄,成此书,殊属不易,他所收集整理的民间故事,无不善恶分明,极具教化作用,是兴城人民宝贵的财富。


旅游热线:0429-5423399 0429-3513399 15142863399

下一页:
 
关于我们 | 兴城宾馆预订 | 旅游租车服务 | 门票车票预订 | 会议服务